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总 机020-85577611

销售热线020-66224998

技术支持020-66224998

最新资讯 |

农村环境面临四大污染源 整治链条断在最后一公里
发布日期:2014-02-24

         记者近日在辽宁省葫芦岛、阜新、沈阳等多地调研了解到,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农村地区正面临着生活垃圾、生活污水、畜禽养殖、农业种植等多重污染源的 侵害,农村环境日益恶化;与此同时,农村地域面积较大,长期以来缺少环境治理和监管环节,致使环境污染事件不断发生日益严重,在全国范围内,出现诸如“癌 症村”“绿茶水”等极端环境事件,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身心健康,因环境污染引发的基层矛盾和村民上访等现象时有发生,亟待引起高度重视。

  农村环境面临四大污染源

  农村生活垃圾问题。记者在葫芦岛市建昌县头道营子乡采访时看到,许多村庄里生活垃圾、禽畜粪便随意堆放,街道上塑料袋、秸秆等随处可 见。党委副书记杨海富说,村里每天都产生很多生活垃圾,解决的办法就是用农用车拉到山沟里,直接倒掉。据了解,农村生活垃圾中电子垃圾、一次性用 品 等 成 分 明 显 增 加 ,大 约 占 比20%。辽宁省环保厅副厅长王治江说,目前辽宁省农村居民人均每天产生约0.9公斤生活垃圾,全省每年农村生活垃圾量接近660万吨,相应的公共基础服 务体系建设跟不上,许多农村垃圾随意堆放,部分有毒有害物质随雨水冲刷渗入地下,污染农村环境。

  农村生活污水问题。据了解,辽宁省日常用水主要以厨房、洗涤等生活杂排水为主,全省农村地区用水量约为140万m 3/日。由于目前污水处理率很低,直接排放现象严重,加上各种洗涤剂的使用,生活污水中的磷含量越来越高,农村生活污水形成的污染物排放量越来越大。

  畜禽养殖污染。据统计,每年辽宁畜禽养殖产生的粪便约为4000万吨,尿液约3000万吨。除去作为养料进行资源化利用外,部分粪便得 不到有效处理,进入环境中就成为污染物。据了解,畜禽粪便过量会污染水质,加速水体富营养化;造成土壤‘氮缺乏’,导致病原菌扩散;使用含有抗生素、生长 激素的畜禽粪便会对土壤造成累积环境风险。

  农业种植污染。目前辽宁省化肥年使用量在3万吨以上,单位面积化肥施用强度约340千克每公顷,国家生态区建设要求每公顷限值则为每公 顷250千克;重氮肥轻磷肥钾肥现象普遍,不规范施肥问题也较为突出;辽宁省农药年用量超过1.4万吨,且呈逐年上升趋势。残留农药通过大气沉降和雨水冲 刷的形式进入环境和农产品中,极易造成环境污染事件。
   环境信访案件激增环境整治链条断在基层

  辽宁省环保厅农村处处长王军表示,近年来,随着农村环境污染问题日渐突出,环境信访案件呈高发态势。据统计,近两年辽宁省74个涉农县区环境信访案件每年平均4310件,其中涉农案件近2795件,占信访案件的65%左右。

  记者随后采访了辽宁昌图、大石桥、盘山、本溪、彰武等多个区县环保局工作人员,了解到目前导致农村环境污染问题难以有效解决存在以下几方面难题:

  首先,农村地区环境污染缺少有效监管,环保链条断裂在“最后一公里”。据了解,辽宁省74个涉农县区,大部分乡村都没有专职的环境监管 工作人员。以建昌县为例,建昌县环保局共有工作人员42人,全县国土面积3200平方公里,农村环境整治主要由环保局下属监察局负责。监察局共有11人, 一台执法车辆。“28个乡镇,不用说日常监管,就是全部都走一遍,也得跑上半个月,基层有些环境污染问题,很难监管。”建昌县环保局局长白秀文说。采访 中,大石桥、盘山、本溪等县环保局工作人员也反映,目前省内基本上只有县区一级有环保局,不像公安、工商等部门,在各乡镇都设有办事机构,环保日常监管和 服务工作断在基层。

  其次,农村环境污染治理缺少相关投入和支持。采访中,一些基层环保工作人员认为,目前,辽宁省农村环境问题难以得到有效遏制,根源在于对于农村环境治理,在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与沿海发达省份相比,都存在明显差距。

  本溪县环保局局长杨海斌认为,在农村生活垃圾、污水处理等问题的处理中,缺少运行资金难以保障。“建污水处理厂,以现在农村的经济状况 来看,收取排污费不现实。运行资金还是要靠政府补助为主。”此外,杨斌表示,处理生活垃圾和污水,缺少相应的治理设施,管网配套进度缓慢,政府投入明显不 足。

  第三,部分环保法律空白,造成农村环境污染问题处理难。昌图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队长井涌泉认为,在个体养殖污染问题的处理过程中,目前国 家对个体养殖、特别是微小型养殖场的管理并未做具体标准要求,法律监管还是空白,面广量大且不属于规模养殖的微小型养殖场普遍存在选址不当、污染严重等问 题,导致环境纠纷不断。由于无法落实责任主体,个体养殖污染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农村环境监管亟待加强乡镇环保建制提上日程

  针对辽宁农村环境存在的诸多问题,基层干部群众和环保专家建议加强农村环保监管,延伸治理链条,防止环境治理断在“最后一公里”。

  第一,农村环境治理与监管链条有待延伸。辽宁省环保厅农村处处长王军说,近年来,辽宁省探索在部分乡镇成立环保所或环保分局,抽调各县 环保局人手和车辆沉到乡镇一级,目的就是拉长环保工作链,实现管理全覆盖,这种做法从地域上拉近了环保与农村和农民的距离,不仅负责项目初审、排污费收取 等,而且承担信访案件的调查处理,直接处置发生在基层的环境污染事件,取得了积极成效,但由于人员编制没有解决,目前在全省大规模设置农村环保所还存在现 实障碍。

  沈阳市环保局沈北新区分局局长何宝刚介绍说,目前,沈北新区已在全区11个街道办事处成立了环保所,辖区内全部污染源可以做到每日巡 查,发现问题及时上报、处理,环境信访案件直线下降。然而,由于这部分人员没有编制,乡镇环保所的办公场地、车辆配置、运行经费和日常开支都无法保障,从 长远来看,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很难持续。

  第二,基层环保设施“有人建,无人管”的局面有待转变。辽宁省环境科学研究院教授郎咸明说,从2009年开始,辽宁省启动了农村环境连 片整治活动,在100个乡镇启动建设污水处理厂,预计将于2015年实现全省各乡镇实现污水处理全覆盖。但是,目前已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在日常运营和管理过 程中却没有或缺少明确的责任主体,“有人建,无人管”的现象比较突出,使已有的环保设施难以发挥有效作用。

  第三,农业发展模式有待引导调整。郎咸明说,政府应当引导农民转变传统的农业种植和畜牧业养殖方式,通过发展现代农业和加强规划、监 管,建设和发展有机食品基地,推动畜牧业集中养殖,用有机肥取代化肥等措施,减少农药、化肥使用量,既提高农产品品质,又减少农村环境压力。据了解,沈阳 市苏家屯区正在建设玉米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试验示范基地,这一基地利用秸秆资源,将其转化为能源产品,其副产物可做禽畜饲料,其他废弃物加工成环保型固体 燃料,养牛产生的粪便通过发酵产生沼气用于生活或制成有机肥回归土地,探索出一条农业循环经济发展模式。